亚博官方-荷叶有大也有小

文/赵元波在农村的一所小学,有一位刚入职当老师的年轻人,教教的是一年级的小学生,才上了一个学期的课,就有点疲惫不堪了,一个班上的学生,也就二十来个人,有的学生习得慢一些,一教就会,有的学生习得太快了,怎么教教也习不懂,为此他生气,某种程度一个地方的孩子,差异怎么就那么大呢?